多组别全新收录鲍元恺教授《炎黄风情—中国民歌主题24首钢琴曲​》| 2021“萧邦纪念奖”国际钢琴公开赛

聚焦大师!著名作曲家、钢琴家储望华老师想和大家说…
2021年5月15日
重要通知 | 佛山賽區 | 2021“蕭邦紀念獎”國際鋼琴公開賽火熱進行中
2021年6月4日

多组别全新收录鲍元恺教授《炎黄风情—中国民歌主题24首钢琴曲​》| 2021“萧邦纪念奖”国际钢琴公开赛

2021“萧邦纪念奖”国际钢琴公开赛

为推动中国风格钢琴作品的发展及推广,鲍元恺教授特授其作品的使用权予香港国际音乐家协会及旗下音乐赛事,并表示将全力支持赛事的进行和推广。

2021“萧邦纪念奖”国际钢琴公开赛的多个中国作品组别中收录《炎黄风情——中国民歌主题24首钢琴曲》,详情如下:

中国作品高级组

《对花》《小河淌水》《女娃担水》

《兰花花》《槐花几时开》《看秧歌》

 

中国作品中级A组

《小白菜》《无锡景》《走西口》

《闹元宵》《小放牛》《放马山歌》

《猜调》《夫妻逗趣》《走绦州》

《黄杨扁担》《绣荷包》《太阳出来喜洋洋》

《拔根芦柴花》《杨柳青》《雨不洒花花不红》

 

中国作品中级B组

《紫竹调》《爬山调》《茉莉花》

以上曲目

选自《炎黄风情——中国民歌主题24首钢琴曲》

鲍元恺 曲 / 朱培宾 改编

 

上下五千年,华夏九万里,中华大地哺育了无数儿女,“炎黄子孙”是我们共同的名字。在这片土地上,有过烽烟四起的燕赵群雄,有过素雅恬淡的云岭美人,横亘雄奇跌宕的高山大川,亦有牵动人心的绮丽江南,秀丽万般的大好河山孕育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

1991年,著名作曲家鲍元恺教授广纳各地民间音乐素材创作的管弦乐组曲《炎黄风情》首演于天津,经典亲切的民歌旋律与巧妙新颖的创作手法一经奏响便引来无数国人及华侨的追捧与热议。

2021年是《炎黄风情》首演的30周年,也是以其为首篇的《中国风》(Rhapsody of China)创作计画开始的30周年,让我们通过鲍元恺先生的音乐作品,再次感受祖国美好江山。

 

#13岁就发表作品的音乐天才

鲍元恺教授1944年出生于北京的书香门第,孩提时代的他继承了父亲的多才多艺,广泛涉猎各门艺术。

他说,最后选择了音乐,只是从父亲众多的兴趣中“捡”了一样。中国的书法、京剧,西洋的音乐、素描,父亲都融会贯通。

所以鲍元恺教授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到艺术圈子,接触到专业艺术教育。在他13岁的时候,就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部音乐作品。

1957年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长笛,1962年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苏夏、江定仙、杨儒怀、陈培勳、段平泰学习作曲和技术理论。

1973年到天津音乐学院任教。历任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台湾南华大学民族音乐学系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副主任、《音乐研究》编委、金钟奖音乐作品评委等。

1992年起获首批国务院特殊津贴,2005年获文化部优秀音乐教育奖。2005——2015任厦门大学特聘教授、厦门大学艺术研究所所长,2012年获厦门大学“南强杰出贡献奖”。

 

#中为洋用,推广中华传统音乐

民歌是世界上所有民族一代代口口相传的重要的民族文化符号,是人类一切音乐活动的源头。

“我们中华民族包括民歌在内的传统音乐,有著完全不同于西方专业音乐的形态与背景。让青年一代瞭解这些音乐的表现形态和历史背景,恢复一个民族的母语音乐记忆,是我们继承和发展民族文化,以独立姿容走向世界的基础。”鲍元恺教授说。

《炎黄风情》里使用的民歌旋律,不是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器乐曲“主题”,而是通过保留原民歌的标题、旋律,并依照原歌词的故事、意境、情感,以西方多声部结构和管弦乐色彩展示民歌旋律的艺术魅力。

鲍元恺教授总结道:“《炎黄风情》不是一部以民歌为素材,而是以展示民歌为目的的作品。”

在1991年《炎黄风情》首演节目单上,鲍元恺教授写了这样一句话:

“我们中国民歌以广泛的题材、独特的调式和优美的旋律在世界民间音乐宝库中独放异彩,它是我们华夏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用交响音乐的艺术手段进一步挖掘其丰富的内涵,使它的艺术价值为更多的国内外听众所瞭解,便是我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

 

#从音乐厅到课堂 《中国风》吹遍大江南北

台湾音乐家阿镗先生听了台湾交响乐团的《炎黄风情》音乐会后称:“管弦乐因有《炎黄风情》而不仅再是西乐。”《炎黄风情》这部“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相统一管弦乐组曲,追求的是是个体审美理想同群体审美需求的一致。

中国音乐史学专家梁茂春教授在《“鲍元恺现象”漫论》一文中说: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我国“新潮音乐”蓬勃兴盛的时期,鲍元恺走出了一条中国交响音乐雅俗共赏的路子,引起全国的轰动,受到世界的欢迎,成为中国当代管弦乐创作的一座丰碑。从作品传播的广度来说,鲍元恺一骑绝尘,领跑了90年代以来的中国交响音乐。

作为近年来在演出率最高的中国管弦乐作品,《炎黄风情》曾在柏林爱乐厅、维也纳金色大厅、纽约林肯文化中心、华盛顿甘迺迪文化中心等著名国外音乐厅奏响,跨越空间传播著中国的声音。

同时,1995年《炎黄风情》进入高中音乐课本。1999年又在教育部的义务教育音乐课程专家主持下,经人民音乐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上海教育出版社等近十家出版社的编辑出版,陆续进入各地初中和小学音乐课本,涵盖了从小学六年级到九年级(初中三年级)的全部年级。(收录的作品包含《炎黄风情》中的《槐花几时开》、《猜调》、《走绦州》、《蓝花花》、《茉莉花》、《小河淌水》以及《台湾音画》中的《宜兰童谣》、《鹿港庙会》、《高山青》等。)

《炎黄风情》更跨越时间地向下一代传承著民族传统文化,影响著一代人的音乐观念。

 

#“人写,写人,为人写”

鲍元恺教授的创作,一直坚持“人写,写人,为人写”的原则:“人写,就是用人的感觉、感性、感情、感触、感慨、感悟、感怀去写。写人,就是讲述人的故事,抒发人的情怀;展示人的七情六欲,爱恨情仇;表现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彰显人的风骨灵魂、精神信仰。为人写,就是要让欣赏者乐于接受。先要走向自己的人民才能走向世界”

Comments are closed.